公安英烈

不把群众当外人

发布日期:2014-06-02  17:56:51 来源: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我和范党育同志是共事多年的老战友。93年我从省警校毕业参加公安工作的时候,他已经是我们县局最年轻的派出所所长。两年以后,范党育因为首创了村级义务治安联防模式,被评为全国优秀人民警察。1997年,我到大营责任区刑警队工作,和担任大营派出所所长的范党育接触越来越多,一件小事让我服了这个其貌不扬、文化也不高的范党育。那一次,县公安局领导来大营镇检查调度严打工作,范党育是所长,我是刑警中队长,我们两个正一起向领导汇报工作的时候,突然有人来报告,说大营街上刚刚发生了一起抢劫案,一名外地打工人员被抢现金1800元。我赶紧向受害人了解了嫌疑人的体貌特征、口音和作案手段,范党育又细心询问了一些其他情况,当听说那名嫌疑人身上有浓烈的酒味儿的时候,他笑了笑,一脸轻松地对我说:“咱得马上安排人去大营西街的出租房那边看看。”过了不长时间,喝得醉醺醺的东北人张某就被带到了大营派出所。经过受害人辨认,案子正是这小子干的。我问范党育为什么这么快、这么准就圈定了嫌疑人?他说:“兄弟,咱们镇上大早晨起来就喝晕了的东北人能有几个啊!”我突然明白了,人们都说范党育是大营镇的活地图,果然名不虚传,他的基层基础工作做得就是扎实。

在大营镇,范党育有一个老幼皆知的外号,叫“范大了”,这个外号甚至比他的真名儿知名度还高。按照我们枣强的方言,“大了”,指的是有见识,有威望,有人缘,热心肠,爱管闲事的人。什么难管、难缠的麻烦事、?嗦事、腻歪事,只要"大了"一出面,就能一了百了。范党育可以说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大了”,20多年,到底他为老百姓“了”了多少事,恐怕是谁也数不清。有些事,严格说起来不在警察工作范围内,可范党育从来没有份内份外的概念,不管是谁,只要找到他,他都热心帮助,并且尽最大努力给办成。大营镇一个村里有两家是前后邻居,前院姓张,后院姓戴,多年来双方关系一直不错。可是2003年,张家盖房子,没注意多占了戴家一块宅基地,将近1宽、44长。后邻不干了,交涉起来双方越说越拧,恨不得要打架拼命。毕竟刚住上三层新楼的张家理亏在先,就特意来找“范大了”。其实他以前根本不认识范党育,就是蒙着来找的。没想到范党育听说这事以后,毫不推辞,第二天就去找戴家协调,一连谈了三天。戴家却是一口咬定,要不就拆他家房子的后山墙,要不就赔我20万!范党育一不着急,二不上火,自己找了一把尺子,一点儿一点儿把那块地量出来。那是一个不规则的四边形长条,形状有点复杂,他不会算,就画好图纸,带着数据拿回所里,请所长给算出来,折合成亩数。然后他再根据大营房地产的行情,继续不厌其烦地给双方做工作,跟前院说,你占的地方不少,应该照价赔;跟后院说,其实就这么一长溜儿,你也派不上什么用场,俗话说远亲还不如近邻哩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最后,戴家被范党育的诚心感动了,松了口,张家赔了对方6万块钱,解决了这起差点闹出人命的争端。事情办完以后,感激不尽的张家拿着两千块钱去答谢范党育。可他却说:“这样吧,干脆你请对方吃顿饭,我坐陪,乡里乡亲的,喝上一杯酒,原来的不愉快都放下,两家像原来一样好好做邻居。”范党育“了”这件事的过程中,没少跟我们几个战友念叨,我们看着他那认真劲儿,开玩笑说:“看你这上心劲儿,真是不拿自个儿当外人。”当时说的是玩笑话,现在细一琢磨明白了,给老百姓办事的时候,范党育就是不把自己当外人,所以老百姓和范党育才会有那种心贴心的热乎劲儿。

大营镇一个村里有个老上访户,因为对前任村干部有意见,对村里的土地承包问题有不同看法,多少年不断上访。我们所的民警刘仲民接了这个案子,调解、劝说过好几回,但效果都不理想。范党育听说后,主动找到刘仲民说:“走,我跟你一块去。”那时候正是大夏天,天气很热,当事人到棉花地里干活去了,范党育让刘仲民把汽车停在道边上,两人步行走了二里来地,终于找到了当事人,范党育一点儿架子都没有,蹲在地里和人家唠嗑。他说:“前任村支书的问题,纪检部门已经查过了,虽然没有查出大问题来,但是已经罢免了村支书的职务。至于承包地问题,政府也会按有关政策进行赔偿,你还有别的不满意的地方吗?”一开始,那个老上访户并不理会范党育摆的这些大道理,一次不行,范党育去两次,两次不行,去三次,前后沟通了不下十次,老上访户终于被他的认真劲感动了。他对范党育说:“俺村这个事,我知道政府做了很多工作,也解决得差不多了,为嘛我还要反复上访哩?我不满意的是有些干部对待我上访的态度!打个电话就让我骑自行车跑三四十里地赶到他们的‘衙门口’,去了以后又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斥挖苦我,要是干部们都能像你范大了这样,三番五次主动到田间地头找俺解决问题,拿俺老百姓当人,拿老百姓的事当事,我早就不上访了!”

我和范党育搭伙计4年,我们俩的办公室紧挨着。他活着的时候,只要他在所里,他的办公室整天就跟赶集似的,从来就从没断过人,那都是来找他“了事”或者找他聊天的群众,热闹得满楼道都能听见。我们都纳闷儿,他怎么就不嫌烦呢?现在,范党育走了,楼道里倒是安静了不少,可我的心里总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,空荡荡的,特别特别怀念原来那种热热闹闹的气氛,因为那种气氛里不光有范党育那熟悉的嗓音,也包含了老百姓的心声,更有一种警民之间亲密无间的和谐!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