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营文化
您当前的位置:

感谢有你

发布日期:2020-10-14  07:53:02 来源:警营文化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


桃城分局新华路派出所  杜永乐

和很多人一样,我一进门先喊的也是“娘”,看到父亲之后也是那句“爸爸,我娘呢?”,现在想想,父亲在家庭中真的那么无感吗?父亲在我的印象当中,不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不曾像母亲那样喋喋不休,都说“父爱如山”其实说的是一种沉默的爱,不善表达,但绝不缺席。而且父爱体现在你人生的每个节骨眼上。

初中时,是我生命的一个重要转折点,我转校了,望子成龙的父亲托人露脸的给我转到了外县的一所封闭式寄宿学校,初来乍到,从来没有离家超过一夜的我,很不适应新鲜的环境和陌生而凛冽的面孔,给父亲打电话哭诉要回家,当时家里的玩伴和熟悉的环境使我心驰神往,少年吗,哪个愿意跳出舒适圈?父亲风尘仆仆的到了学校,和校长、老师陪着笑脸,说着一些抱歉并且恭维的话,显露出从未有过的谦卑,父亲所有的身价在那一刻,被我消费一空,但“年少有为”的我还在那振振有词的说着一些“在哪学习都一样,是金子在哪都发光”的“普世”理论,现在想想,真想为那个无知而傲慢的少年“点个赞”,这样滑稽的言语当时我是怎么脱口而出的呢?我刻骨铭心的记得当时单独和父亲说的几句话,我说:“爸,我给你跪下,我求求你,我不想在这上学了”父亲掷地有声的说了一句“你在这上吧,我给你跪下”父亲的一句话,让我在这个县城呆了5年,高中我也是在这个县城上的。父母之爱子,则为其计深远。父亲后来提到这件事时说“我恨不得当时在那打死你,太不争气了,现在怎么样啊?”

2012年大学毕业后走上了大学生村官的岗位,后期调到了县直机关工作,调过去工作时正赶上我的婚房装修,60岁的父亲开始骑着摩托(从2007年我上大学开始2016年政法干警去河北省职业警官学校上学,2017年到衡水市工作,每次从家走的时候都是父亲从村里骑摩托送我到县城的汽车站乘车),再次征战在给我装修房子的“战场”上,可以说我的婚房从买到装,我没有真正的参与过任何意见,我就是个“甩手掌柜”,因为我认为我的父亲还年轻,这点事都不叫啥,现在想来,被呵护的幼苗,不仅不知道外面狂风骤雨的可怕,更不知道给你遮风挡雨的人有多么辛苦,在我婚房装修的时候,父亲早出晚归,选材料、找人装、看人装,一切的一切,都是父亲在忙活,作为“局中人”的我落了个清闲,不过我给自己找了个很体面的借口,刚到了新的工作岗位,工作忙,走不开。功夫都没有的我,就不要说出钱的事情了。每天从村到县城十几公里的路程,我没有问过父亲骑摩托在路上冷不冷,这一天天的看施工累不累,好像父亲为我做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理所当然,而且当时的我感觉受之无愧,从来没有考虑过父亲的年龄和体力,也许我们所有人习惯于忽略的都是至亲的感受?

然而2020年6月那个不论严寒酷暑,不管雨雪风霜,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,我的“专属司机”辞职了,父亲脑梗住院了,我的一切优越感也随之消失了,心好像漏了一个洞,无法缝合,在我的心目中,父母就是铜墙铁壁,他们怎么会有“病倒”的那一天,他们怎么会有“干不了”的那一刻,他们怎么会有“指望不上”的那一瞬,父亲病了之后,我的无助感深深袭来,恐惧感蔓延全身,现在我独坐沉思时,我感觉,我接受不了的不是父亲生病,接受不了的更多的是父亲不能再照顾我了的那种习惯感,因为我知道以前的孩子气该收敛了,顶梁柱的角色已经顺延了,我和父亲的角色互换了,虽然我不舍从前“任意妄为”的我,但是却摆脱不了“命运的强迫”,人的成长看的不是时间的流逝,而是人生的经历。

幸好,我还来得及弥补,父亲现在已经出院,身体也越来越好,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用爱“反哺”父母,做一个对得起父母为我付出一切的儿子。

 

附:

陪伴

抬头满眼灯光暖,低头唯见孤影寒。

离乡方知思乡情,独行才懂步履艰。

 

 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